香草视频app下载ios

“安森·巴赫阁下,我们终于又见面了。”

狭窄的阁楼单间,“吱嘎”作响的破窗外是寒风和淅淅沥沥的冷雨,一脑袋红发胡乱梳着单马尾的男人依然穿着仿佛很多年很多年没洗过的浅灰色大衣,冲着表情复杂的安森微笑道:

“我知道,过去的几个月您因为和我,一个二流小说家外加侦探扯上关系遭了不少罪,遇上了不少麻烦事,完打破了您准备好好享受在王都和平生活的想法,还不止一次的将您推到无比危险的境地。”

“所以我觉得现在向您解释‘我不是故意的’或者‘其实我一开始并不想这样’,又或者‘您也有一定程度的责任’之类的话,对您来说根本毫无意义,所以我们来点儿实际的。”

他很平静的站起身,动作标准的朝安森九十度躬身行礼:

“对不起。”

看着眼前这个分外“乖巧”的德拉科·维尔特斯,安森的表情复杂到了极点。

怎么说呢…大概就是一方面很想掐死他,一方面又十分能理解他。

毕竟一个无权无势的小说家想要为自己的亲人复仇,除了借助别人的力量之外也没有特别好的办法;而且从头到尾他也没有欺骗过自己,更没有向任何人透露过自己是旧神派这件事。

从这个角度说,自己似乎也没有指责他的立场——严格意义上说他并没有强迫自己做过什么,即便自己当时没有插手,钢铁苍穹号依然会出事,黑法师和教会还是会找上门,对教会不满的陆军依然会给自己找麻烦。

“一个问题。”

表情阴沉的安森和德拉科四目对视着,用一种掺杂着费解和恼怒的口吻沉声道:

爱摄影阳光少女私房写真

“在你解释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里之前,我要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德拉科·维尔特斯,你究竟想做什么?”

“在钢铁苍穹号上,你告诉我你要彻底消灭近卫军,我先假定你没有撒谎,那么之后的事情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你会知道黑法师的旧神派聚会,为什么你会找上索菲娅·弗朗茨?还有你明知道近卫军在四处追杀你,为什么还要在《克洛维真相报》上用你自己的名字?”

“另外你告诉卡林·雅克克洛维城接下来会变得很危险…什么危险,和今天晚上的事情有关系吗?”

安森几乎是一口气接连不停的问道。

“呃…这好像不是一个问题啊?”德拉科干笑一声:

“但我可以回答你,没错,自始至终我的目标从未改变——从根本上彻底毁灭近卫军,然后让一个新的,真正能够在克洛维城建立秩序的组织在他们的尸体上诞生!”

德拉科凝视着安森的眼睛,无比平静道:

“没错,我要为米勒·维尔特斯的死复仇,但不是通过杀死某个只是为了生计,因为意外或者失误致使他身亡的普通人,而是要让近卫军为他们的不负责任付出代价。”

“这就是我的目标,我到克洛维城之后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实现它。”

“比如?”安森挑了挑眉毛。

“比如秩序教会…或者说弗朗茨家族。”

德拉科很轻松的回答道:“近卫军是王室的私兵,路德·弗朗茨总主教是克洛维最有权势,同时又和卡洛斯陛下关系非常亲近的人,我最开始找的人就是他。”

“因为五年前的北港事件…呃,你可能已经知道了。”看到安森点头,德拉科微笑着继续说道:

“我算是在教会里挂名了——虽然不算什么好事,但也让我有了和总主教见一面的机会;我和他聊了一些我的想法,他并不怎么喜欢,不知道为什么他女儿索菲娅·弗朗茨小姐对这件事特别上心。”

因为她是个侦探小说迷外加云冒险爱好者…安森在心底默默吐槽一句。

“我花了很大的力气才摆脱她的跟踪,到现在都因为她的‘寻人启事’不敢在一个地方多待。”德拉科苦笑一声:

“不过这也促使我不得不在整个克洛维城四处走动,某种意义上说也对我的目标有所帮助。”

“另外除了路德·弗朗茨总主教,我还见了铁路委员会的会长,枢密院内的激进派议员…我猜你应该也已经见过他们了?”

安森耸耸肩,算是默认。

“他们都不怎么喜欢我的提案,但和总主教一样对我提出的‘取代治安军的新型治安军’很感兴趣,算是一点小小的突破吧。”

长叹一声,德拉科的笑容中多了些无奈:

“这是我在抵达克洛维城之后一周做的事情,再有就是四处躲避近卫军的追捕和索菲娅的跟踪——她从卡特琳娜夫人那里知道了黑法师聚会的事情,我就趁机和她约定在聚会上见面,顺便甩掉一直追着我不放的近卫军。”

然后我就在圣艾萨克学院,和她还有埋伏的近卫军装了个正着…安森抬起头,看向被寒风吹打的窗户。

“在那之后我就来到了外城区,通过一些渠道得知了枢密院准备强行推动《公共治安法案》还有教会要组建治安军的事。”

小说家的嗓音压得很低,声音也开始渐渐放慢:

“如果他们的计划一切顺利,近卫军将会在数年后通过整合和重组,成为一个新的,拥有更大的权利范围但受到监控的治安军;原本的近卫军指挥官依然占据着高层的位置,只是增添了更多的人手。”

“这对枢密院很好,因为近卫军不再是国王的私兵;这对路德总主教很好,因为他能借助风暴团的名义,在新的治安军中安插弗朗茨家族的势力;这对克洛维城每一个贵族,每一个能生活在内城区的富人都很好,因为这正是他们想要的。”

“但这对我很不好,因为这不是我想要的。”

安森微微蹙眉:“那你想要什么?”

“我说了,我想要为米勒复仇,我想要近卫军从这个世界上永远消失,我要从根本上抹杀掉他们的存在价值,让更有资格为克洛维城带来稳定的组织取而代之。”

德拉科微笑着,语气却比在钢铁苍穹号的包厢内更强硬:

“如果取而代之的依旧是一个只为了保护内城区治安的超大型保安公司,或者加强了一万倍的近卫军,那我做的这一切将毫无意义。”

“我必须想办法彻底激化近卫军和各个势力间的矛盾,让旧神派的存在,外城区的威胁以及近卫军的无能,彻底展示在所有人面前!”

“所以你故意在《克洛维真相报》上刊登了你的新小说?”

“虽然很对不起《真相报》的老板,但这件事的确阴差阳错的让教会和近卫军的矛盾更深了。”德拉科坦诚道:

“哦,顺便一提那篇小说还在连载;我写过不少冒险小说,《大侦探亚森》这篇是到目前为止最畅销的,你和那位可爱的莉莎小姐给了我不少灵感。”

嗯?!

安森警觉的抬起头,一脸怀疑的看着面前的小说家:“你没写什么少儿不宜或者…特别奇怪的东西吧?”

“当然没有!我说了,我只是从你们两人的亲情上发现了一些灵感,为故事增添一些戏剧性,仅此而已。”德拉科摆摆手表示让安森放心:

“顺便一提,莉莎在故事里的形象是个很有灵性的小男孩儿,给大侦探亚森当助手,经常能发现他无法察觉的细节…如果你想知道的话。”

“是莉莎给的你灵感?”安森有些好奇。

“不,主要是为了畅销——通常小说里只要有小孩子,就比较容易受女性读者的欢迎;然后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女性读者特别多。”

德拉科如实说道。

安森·巴赫:“……继续。”

“在那之后我又接触了一些克洛维城的旧神派群体,这些曾经潜伏于王都阴暗面的组织,最近几年都已经发展成了控制某片区域的黑帮。”

德拉科端起已经有些冷的咖啡抿了几口,冰冷的饮料让他精神了些:

“他们从眼下克洛维城的混乱中看到了机会,不少人开始积极的和内城区有旧神派背景的贵族们联络,试图从近卫军的灭亡中篡取利益。”

“最开始他们打算维持近卫军的存在,因为这样才不会破坏外城区混乱的现状,但很快他们就意识到这样是行不通的。”

“不仅仅是外城区,现在的近卫军已经连内城区的治安都无法保证;更重要的是支持旧神派的都是依靠土地生存的传统贵族,在克洛维城,他们的势力比拥有工厂的贵族弱小。”

“他们转而寻求妥协,却又不甘心就这么放弃;于是打算铤而走险,在克洛维城掀起一场暴动,推翻奥斯特利亚家族的统治。”

“推翻王室?”

安森愣了一下,在之前的餐桌上“老怀表”也说过同样的话,但他只是把那当做内城区的贵族哄骗这些旧神派黑帮的手段:

“为什么?!”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枢密院团结一心…或者说默许。”放下咖啡杯的德拉科微笑着,用讲故事似的口吻说道:

“克洛维王国的政治体制中,军队效忠国王,国王与王国最重要的贵族通过枢密院共同分享权利。”

“现在支持旧神派的议员们无对抗希望废除近卫军的议员,他们只能将矛头对准王室,通过暴动削弱王室,以此来增加枢密院的权力。”

“他们的如意算盘是:只要《公共管理法案》一天还没通过,近卫军就仍然是国王的私兵,那么在暴动发生的时候,为了逼迫国王交出近卫军,枢密院中的大多数就会选择冷眼旁观,任由暴动席卷整个王都。”

“而等到暴动结束,作为这一切的幕后操纵者,这些人将得到最大的利益:新的近卫军,将成为他们的囊中之物。”

“至于在这其中会发生怎样的惨剧,又或者暴动是否真的能推翻王室,他们并不在乎,因为暴动本身也仅仅是逼迫王室交出权力的威胁——他们并不是真的想推翻奥斯特利亚家族。”

原来如此,怪不得近卫军敢肆无忌惮的在内城区各种挑衅,甚至任由暴徒出现在圣艾萨克学院…安森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那你打算怎么办?如果他们真的成功了,最后的结果依然不是你想要的,甚至还要更惨。”

“确实。”

抿着嘴角的德拉科有些玩味道,冲着安森眨眨眼睛:“但前提是他们真的能够成功。”

“什么意思?”

“意思是这些贵族老爷,外城区的旧神派黑帮,包括路德·弗朗茨总主教本人——这些试图利用或者无视了外城区的‘大人物’们,他们都太不把他们眼中的‘暴民’们当回事了。”

德拉科重重的叹了口气,用一种无比平静的口吻道:

“他们不知道在经历了漫长的战争后,有多少生活贫困的普通人失去了自己的工作,他们不知道有多少工人没日没夜的在工厂里被压榨到和死人没什么两样,他们不知道就在还未过去的寒冬中,有多少个生活在贫民区和棚户里的家庭,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在克洛维城之外,越来越多的佃户承受不住地租和饥饿流离失所,有多少农民被抢走土地变成了流浪汉;这些人每天成百上千的来到克洛维城,寻找生存的希望,但他们找到的只有更深的黑暗。”

“近卫军和旧神派的贵族们,以为他们能控制得住这些‘暴民’,总主教和另外一些人则认为只要铲除几个施法者黑帮,就能让克洛维城恢复和平。”

“坦率的说,我非常希望他们‘以为的世界’是真的,但那不是真的——那些失去工作、土地和家人的流浪汉们,他们绝不是轻易能够被抹杀,被消除的存在。”

“他们的怒火,早已被那些怂恿他们的旧神派黑帮们点燃;近卫军…将会被他们自以为能够轻易抹杀的暴徒们,抹杀的一干二净。”

寒风呼啸的午夜,德拉科平淡的话语消散在冷雨中。

安森却突然开始坐立难安起来。

“这些就是我来到克洛维城之后所做,所闻,所见的事情,我部都告诉您了。”德拉科·维尔特斯长舒一口气:

“接下来,我要告诉您今晚我不得不见您一面的原因。”

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