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污下载地址

“铛!”

石屑迸溅的巨响在幽深的甬道间回荡,散溢着蒸气的长镰钉在冰冷的岩壁上,宛若活物的镰刃微微颤动着。

堪堪躲过一劫的安森浑身紧绷,骤缩的瞳孔中倒映着黑暗中那个踉踉跄跄的身影,微张的嘴角随肩膀的上下起伏剧烈喘息着。

如果不是咒法师与生俱来的距离感,如果没有“异能”…自己就要和某个精灵血法师倒霉蛋一个下场了。

“躲得漂亮。”

查尼斯冷冷道,一瘸一拐的朝这边走来:“如果没记错,你应该是我见过的渣滓当中洞察力最优秀的…咒法师。”

“哦?”

安森挑了挑眉毛,将“匕首”枪口对准了那漆黑的身影,藏在背后的左手已经悄悄按住了藏在袖口的刺刀刀柄:“所以…不是‘不小心’,手滑了一下?”

“当然不是。”

查尼斯微微抬头,嘶哑还喘着粗气的声音在用甬道间回荡:“那你又是怎么觉察到的?”

安森摇摇头:“我说的不是这一次。”

审判官的身影忽然一怔,脚步停在了原地。

纯美徐雯俏丽迷人

沉闷的轰鸣声,在死寂的甬道中回荡。

“……你早就发现了?”

查尼斯的表情变得凝重,被烟雾笼罩的双眼流露出抑制不住的杀意。

“只能算是有点儿怀疑——刚刚答应路易在出口附近留守,下一秒就违背承诺大开杀戒。”安森沉声道,警惕的注视着审判官的一举一动:

“就算再怎么对旧神派恨之入骨,也未免太刻意了。”

刻意到简直像是在故意找机会,不小心“失手”杀死所有人一样。

“我能问问为什么吗?”

“你知道为什么,咒法师安森·巴赫阁下。”

“…我是被逼的。”

“所有死刑犯在上绞架的时候都这么说。”

“当初没得选,现在我想做个好人。”

“前提你还是个人。”

“……”

漆黑的甬道内,两人就像是多年未见的朋友,在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

直至两人同时叩响了扳机。

“砰!砰!砰!砰!砰!砰!”

耀眼的火光在漆黑的甬道内不断的相撞,在狭窄的甬道间炸起震耳欲聋的巨响。

眨眼间,一袭黑衣的查尼斯毫无征兆的冲出阴影,杀气凛然的视线撕开烟雾锁定了安森的身影,浓烈的蒸气犹如实质般,从他破破烂烂的风衣中涌出。

毫不犹豫的安森扑上前去,拔出了藏在左臂下的刺刀。

“铛!”

亮银色的刀芒撕碎了白雾,在空气中接连不断的炸开金属震颤的声响;迸溅的雾气,在他身上留下一道又一道烧伤的痕迹。

面对着迎面扑来的安森,浑身被白雾包裹着的查尼斯果断后撤,踉踉跄跄的身影以极其诡异的角度躲过了劈落的刺刀,笔直的冲向钉在墙上的镰刀。

一击落空的安森在半空中猛地转身,握着刺刀的左手对准查尼斯的背影,比划出一个“手枪”的姿势。

咒魔法,【猎杀】

下一秒,凝聚成锥形的火焰从安森左手食指尖激射而出,袭向审判官的背影。

就在即将被烈焰贯穿后背,连带着心脏和肋骨被一起打爆的刹那,步伐踉跄的审判官突然灵活的猛地转身,直接将打空了弹药的“匕首”左轮扔了出去。

“砰!”

金红色的“铅弹”径直冲入左轮的枪管,银色的枪身在半空中炸成一团火球。

利用这短暂的间隙,查尼斯攥住了钉在岩壁上的镰刀。

没有犹豫,紧攥着刺刀的安森迎面扑向对方,同时将【锐风】拓印在了刀刃上。

既然对方使用的是镰刀这种长武器,最好的战斗方式当然是尽可能打贴身战,缩短攻击的距离。

然后他就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铛——!!!!”

撕裂空气的尖啸在耳畔响起,冰冷的镰刃在查尼斯手中化作一道残影,以无比诡异的姿态向安森袭来。

就在即将被撕成碎肉的刹那,安森硬生生停住了已经刺出的刺刀,用刀背架住了镰刃。

紧抿着嘴角的安森浑身一震,甚至能听见自己全身的骨头都在不住的哀鸣。

但查尼斯的攻击还没有结束!

面色阴冷的审判官紧攥着长柄,毫无征兆的向后一抽。

被镰刀死死卡在三步之内的安森,眼睁睁的看着镰刃从自己后背袭来。

“噗!”

伴随着一阵飘散的烟雾,砸落的镰刀在岩壁上拽出一串火花。

查尼斯嘴角绽出一丝狞笑,落空的长镰突然开始颤抖,发出尖锐的汽笛声,拽着火花袭向安森的人头。

刚刚躲过一劫,逐渐从烟雾凝结成实体的安森根本避无可避,死死盯着冲自己面门而来喷涌蒸汽的镰刃,扔掉“匕首”左轮的右手再次打了个响指。

咒魔法,【升腾之火】

“嗯?!”

微微蹙眉的查尼斯猛的回头,镰刃在墙壁上敲出的火花忽然一顿,猛然间化作熊熊烈火,化作金红色的洪流向他涌来。

抓住对方这一瞬间的破绽,牙关紧咬的安森不顾一切扑向身后——同时不忘了掏出一枚手榴弹扔给对方。

空中翻滚的金属球冲入火海,在双目怒睁的查尼斯面前绽放出炫目的焰火。

“轰——!!!!”

震耳欲聋的巨响声震荡着甬道,向后扑倒的安森直接被气浪撞飞了出去,狠狠砸在了岩壁上。

滚滚浓烟,灌满了整个甬道。

强忍着晕眩和疼痛的安森从地上起身,扬手接住了从天而降的“匕首”左轮,装弹,上膛,扣开击锤,一气呵成,漆黑的枪口对准查尼斯刚刚的位置再次怒吼。

这是非常显而易见的道理——像查尼斯这种级别的审判官,根本不可能那么简单就被一个小魔法和手榴弹送去见秩序之环。

“铛!”

枪焰咆哮的刹那,烟雾中绽放出一抹金属碰撞的火光。

来不及多想,安森猛地向身后滑步闪避,同时疯狂扣动扳机。

“铛————铛!铛!铛!铛!”

拉响汽笛的长镰撕裂烟幕,黑色的残影将铅弹逐一击碎,宛如一台蒸汽列车般迎面袭来。

“铛——!!!!”

硬生生用刺刀架住了迎头劈落的镰刃,从刀身传来的势头令安森浑身一震,瞬间面色惨白。

明明挡住了攻击,剧烈的疼痛却有种自己被劈成两半的错觉。

不仅如此…低吼的镰刀,还在继续喷吐着烟雾,整个甬道都回荡着汽笛的尖啸。

惊恐的安森猛地抬头,发现查尼斯也在死死盯着自己,布满血丝的双瞳下,咬着烟斗的嘴角吐出了一声低沉的怒吼:

“旧神派…必须死!”

话音落下,犹如实质的浓白色蒸气瞬间爆炸。

漆黑的甬道剧烈的摇晃,数不清的碎石从顶层的岩壁崩裂开来,还未坠地就在高温蒸气中消散无形。

“轰——!”

一片被蒸气笼罩的黑暗中,亮起了金红色的火光。

抢在变成【安森·巴赫(熟)】的最后一秒,强忍着疼痛的安森直接向身下打出了一发【聚焰】。

咒法师的力量是干涉和扭曲现实,换而言之只要在施法范围内,只要记忆中还的魔法还没有被彻底用尽,就算是在没有氧气的真空或者蔚蓝色的深海,一样可以点燃火焰。

虽然被火烤的滋味并不好受,但至少比被蒸气蒸熟要强一万倍。

白雾散尽,眉头紧蹙的查尼斯冷冷地盯着那个被火光笼罩的身影,无声地举起了手中的长镰。

安森大口大口喘息着,四散的火焰夹杂着灰烬,在他周围升腾飞舞;整个人从头到脚都是烧焦残余的灰烬,狼狈到了极点。

相较之下的查尼斯只是风衣上多了些灰尘,所有的血迹和污垢都在刚刚的爆炸中蒸发殆尽。

这就是即将退休的审判官的实力?

和劳伦斯强横到极点的防御力不同,也不像是路易·贝尔纳全面提升的“海骑士”,倒是和某个据说“一嗓子吼塌了半个阵地”的家伙很像。

简答到极点,也霸道到极点的力量。

“咳咳咳咳…!!!”

深吸口气的安森剧烈的咳嗽起来,误吸了一口蒸气的自己,整个喉咙和肺部都像是在剧烈燃烧,只是微微起伏,都像是被人用布满锈钉的狼牙棒从气管捅进去似的。

全身紧绷的安森,疼到面颊不停地微微抽搐。

如果对方再这么来一次,自己恐怕就得……

“血脉之力?”

查尼斯突然楞在原地,用难以置信的目光死死盯着安森:“科尔·多利安说的居然是真的…你……”

“你竟然是个天赋者?!”

安森突然一怔。

他突然想起什么,印象中路易好像说过,即便不使用能力,觉醒了血脉之力的天赋者之间也能通过某种方式感知到彼此的存在。

看查尼斯的这副模样,难道是觉察到自己身上天赋者的反应了?

“这怎么可能呢…信奉旧神的施法者,身体里的血脉之力居然没有因此消散,居然还完好无损的保留着?!这…这绝对是前所未有的……”

震惊到极点的查尼斯,话语突然间戛然而止。

不,不对。

不是前所未有。

在秩序教会的历史上,的确存在过这种情况,而且就在一百年前。

那个…让整个秩序世界…天翻地覆的家伙……

那一瞬间,满脸难以置信的审判官,表情突然狰狞;抡起尖啸的蒸汽长镰,毫无征兆的突然发起攻势。

“轰——!!!!”

蒸汽爆炸巨响的瞬间,安森没有片刻犹豫,扭头直接扔下查尼斯向着地下通道的出口狂奔。

现在的自己根本没有对这家伙造成足够有效杀伤的手段,就算赌上“起死回生”的血脉之力,顶多也就是稍微能拖延一点点时间而已。

而且对于被彻底蒸熟了的自己是不是还能发动血脉之力,安森表示严重怀疑。

“轰——!!!!”

又是一声巨响。

四溢涌动的蒸汽中,挥舞着长镰的查尼斯以惊人的速度,从身后杀来。

连绵不绝的颤动声,震撼着整个地下通道;龟裂的痕迹在两侧的岩壁上不断延伸,数不清的碎石瓦砾掺杂着灰尘,从头顶的岩壁上向下崩落。

听着身后越来越近的尖啸声,气喘吁吁的安森面色越来越难看。

在这种快完蛋的生死关头,他突然又想起了一个之前稍微有点儿困惑的问题——既然查尼斯非要杀死自己,那为什么还要在进入地下通道的时候救自己一命?

明明只要放着不管,自己无法进入地下通道,被裁决骑士团空艇的炮火覆盖炸上天绝对是大概率事件。

答案很简单——因为他要亲手宰了自己!

很显然,对查尼斯而言打从一开始身份什么的就是无所谓的,他根本不在乎这些,他想要的只是干掉更多的旧神派而已。

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从成为施法者的那一刻起,自己就已经不算“人”了;哪怕看起来再怎么友好,再怎么相似,也是不死不休的敌人。

旧神派必须死…这就是查尼斯,或者说很多审判官的行事逻辑。

“砰!”

清脆的枪声突然在地下通道前方响起,浑身一颤的安森猛地抬头,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他的眼帘。

那是…路易?!

面无表情的路易·贝尔纳站在通道出口前,冰冷的眼神凝视着亡命狂奔的安森,以及在后面不停追击的查尼斯。

他望着这个一次次击败自己的朋友,这个在自己面前,动手伤害过芙莱娅·摩西菲尔德的朋友,以及杀害了自己哥哥克洛德·贝尔纳,攻陷了雷鸣堡的…朋友。

漫长的沉默之后,路易缓缓放下了右手还在冒烟的左轮,将漆黑的枪口对准了正前方。

安森心头一凉。

以现在自己的状态哪怕有血脉之力加持,也绝对逃不掉路易和查尼斯两个天赋者的追杀!更何况外面还有裁决骑士团。

路易…他甚至用不着亲自动手,只要把“安森·巴赫是施法者”的情报透露给裁决骑士团,自己就死定了!

“安森——”表情复杂的路易突然大声喊道:

“趴下!”

忽然愣住的安森脚步一停,目光立刻注意到路易后面,还站着另一个有些娇小的身影。

芙莱娅·摩西菲尔德?!

面无表情的伊瑟尔精灵女王缓缓抬起的右手,五指张开,将掌心对准正前方……

然后猛地攥拳。

“轰————!!!!”

xiazaitxt

头像